俺去啦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家庭乱伦 > 【禽兽继父胯下挣扎的妻子】(2.3-2.4)

【禽兽继父胯下挣扎的妻子】(2.3-2.4)


                 3
  「嗯嗯」细嫩的小手攥着一把钢锉,手心已经被磨得破了皮。
  「第五个了」小孩看着身下木板上的五个小洞,小洞上宽下窄,用手一抠,
抠出里面的木头,木板下面的景象看的清清楚楚。
  这是一个昏暗的小空间,只有一盏发出黄幽幽灯光的小灯泡,幼小的身躯站
起来也只能低着头,空间的角落摆满杂物,小孩的身边是一套陈旧的被褥。
  木板下面传来一阵阵女人痛苦的呻吟声。
  小孩扒着小洞向下看去,一个黝黑精壮的身体下面死死的压着一具雪白娇小
的身躯,两条秀美匀称的大腿被抬得向屋顶高高的翘起,白嫩的两只小脚无助的
晃动着。
  一阵「啪,啪,啪……」的极速抽插声伴随着一阵阵女人的娇喘传进了小孩
的耳中。
  小孩伸手摸向自己的胯间,幼嫩的小鸡子已经勃起,他用小手紧紧的攥着小
鸡子,小鸡子传来一种想要尿尿的感觉。
              突然画面一转
  「猪蹄子好吃吧,张泉」一个粗壮满脸油腻的中年大汉用手拍拍小孩的小脑
袋,小孩吃的满嘴都是油腻,不住的点头。
  「明天还有猪头肉,你只要告诉我吕坤什么时候不在家,明天你还可以过来
吃,好不好」那壮汉说道
  「二叔你想要干什么」小孩怯怯的问道
  「没什么,陪你妈聊聊天」大汉说
  小孩很聪明,停止了嘴中的咀嚼,说:「不好,我明天不来了」。
  大汉一把捏住小孩的脖子,「小兔崽子,你只要告诉我,我就给你肉吃,不
说,我看到你就打你,听道没有。」
  小孩面露哭色,懦弱的点点头。
              画面又是一转
  娇柔的女人坐在床边轻轻的抽泣。
  「明天把开诊所的苏万全,苏大夫那个老不死的给我伺候好了,老不死的东
西,逼债逼的这么紧还不就是惦记你,你明天把他伺候好,我欠他的赌债一笔勾
销,你要是扭扭捏捏的别怪我打残张泉那个小兔崽子。」一个黝黑的人影恶狠狠
的说
  「吕坤,你真是个畜生,你还不如叫我去死。」哭泣中的娇柔女人无助说道
  张泉的身体在床上扭动着,脑袋在枕头上来回不断的摆动,额头冒出细密的
汗珠。
  「啊」的一声张泉做了起来,摇摇脑袋,原来是做了个长长的梦。张泉抬起
头看看屋顶上那几个破损的小洞,嘴角不禁传来「嘶……」的一声
  这梦怎么如此真实而又熟悉,好像一直被压抑在头脑的最深处,似乎自己一
直想要把它遗忘掉,把它在记忆中抹除出去。
  「那洞难道是我……不,我不知道,我想不起来了,我怎么会干这样的事情」
张泉感到自己的脑袋一阵阵的发麻,四肢有些无力,嘴中干渴。
  张泉下地倒了一杯水大口的灌了下去,扭头看看床上的妻子,妻子还在甜甜
的睡着,外面太阳已经老高。屋中餐桌上放着一盆小米粥,两个棒子面的贴饼,
一碟咸菜,用冷布盖好。屋顶没有动静,吕坤好像早就出去了。
  「怎么睡了这么久,昏昏沉沉的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只记得吕坤这个老畜
生偷窥柳淑洗澡,今天必须得回去」张泉正在想着,床上的柳淑「咛嘤」一声,
也渐渐的醒了过来。
  柳淑缓缓的坐起身来,看看外面的太阳老高,也感到纳闷,心道「怎么睡了
这么久」突然感觉到下体有点胀痛,伸手在自己的胯下一抹,摸的一手黏黏的。
  不禁脸色微红,对着张泉娇羞的说道「你怎么了,昨天累成那样,睡得死猪
似得,你什么时候起来的还干这事。」
  张泉有点没反映过来,还心想「我干什么了」,但看到自己的妻子面带桃花,
说话语气含羞,突然心中感觉一阵不妙「不好,是不是这个老畜生……」
  张泉心中怀疑,却又没法对妻子说出口,想到疼爱自己的妻子被吕坤这个老
畜生染指心中就如刀剜一般。
  柳淑看张泉脸色不对,轻轻的问道:「老公,你怎么了。」
  张泉缓过神来,压下心中的怒火说:「没什么,咱们今天就回去吧,我心里
感觉有点不太舒服。」
  「好吧,我听你的」柳淑顺从的点点头。
  这柳淑下的地来,感觉肚中有些便意,回身在自己的行李箱中拿起一块首纸,
来到院中墙角的厕所。这农村的厕所,大多就盖在自己的家中,砖头垒个小棚,
下面挖个大坑,坑上铺两块大板,门口挂块破门帘。平时大便满了挖出来活上土,
拉到地里当肥料。柳淑撩开那埋汰咕叽的门帘,差点没吐出来。因为是夏天,只
见那坑中黄里吧唧,酱酱糊糊的一大坑,上面爬满了一层苍蝇「嗡嗡」乱响,浑
身蠕动的蛆虫顺着木板往外爬,几乎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奈何柳淑憋的难受,
只得捏着鼻子,跷着脚,褪下睡裤,把自己那雪白的屁股对着那酱糊糊的茅坑拉
了起来。坑中溅起的屎汤子「咚」的一声都澎在了柳淑的白屁股上了。拧着头皮
解完大手,柳淑撩帘出来,这才深深的喘了几口气,心想「这农村的空气,景致
虽然好,可是这条件也太差了,还是听张泉的早点回去吧。」
  柳淑回到屋里,张泉招呼她吃早饭,柳淑那里有胃口,对张泉说:「你不知
道这厕所有多脏,屎汤子都澎到我屁股上了,我得先洗个澡去,你先吃吧。」说
完拿上澡巾,沐浴露就来到洗澡棚洗澡去了。
  张泉正感到无奈,只看到这吕坤打门口哼哼唧唧的唱着小调就走进屋来。张
泉赶紧站起身来,一把抓住吕坤:「吕坤,你昨天晚上干什么了」。
  吕坤也不在意,对张泉说:「想知道我干什么了,放开手,我给你看」。说
着从裤兜中掏出贾老二的手机,打开相册递给了张泉。
  张泉放开吕坤,接过手机不看还好,这一看就犹如五雷轰顶,只见自己的妻
子被脱得光光溜溜,一丝不挂,还被摆成各种淫荡的姿势,尤其是下面的几张特
写,雪白的大腿根被分的开开的,中间的鲜嫩肉穴正在往外淌着黏黄的浓精。
  张泉怒火中烧,一把抓住吕坤衣领就要拼命。吕坤那里给他机会,右手掰住
张泉大拇指指腕向下一摁,张泉吃痛「哎吆」一声,吕坤右腿抬腿一膝盖正顶在
张泉的小腹上,还没等张泉反映过来,双手抓住张泉头发向下一扯,抬腿又是一
膝盖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正磓在张泉脑门上。可怜张泉180的大个,连打
架的最基本经验都没有,那里是这从小打架打到老的吕坤对手,哼哼唧唧的就躺
倒在地上。吕坤又抓起张泉手腕抬起胳膊,照着张泉腋窝狠狠地两脚,张泉彻底
的失去了反抗的力量。
  吕坤捡起地上的手机,随手在厨房扯过两条绑杂物的绳子,把张泉双手一背
绑个结实,双脚并在一起也绑紧,去屋里拿出一卷胶带,在张泉嘴上缠了几圈。
  然后才对张泉说:「小兔崽子,还问我干什么了,我告诉你,你让我痛痛快
快的把你这小媳妇玩上几天,等我玩够了,自然把照片删了,你要是在里面捣乱
影响了老子的兴致,我就把这照片给你寄到你学校去,看你那小媳妇如何做人。」
  张泉在地上来回左右的挣扎,吕坤拖着张泉就往屋顶隔断拖去,一边拖还一
边说:「你他妈的还和我装蒜,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拖拖拉拉的
好不容易把张泉拖到了屋顶,一把撇到地板上,左手扯着张泉的头发,右手把地
板上破洞里张泉堵的布片掏了出来。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掏这几个窟窿是干嘛的吗,你是忘了吗,还是跟我装蒜,
还跟我说有窟窿不能住人,你自己他妈的喜欢偷看还怕我看,你跟我装蒜,你那
么喜欢看我操你妈,今天我就让你好好看看我是怎样干你媳妇的。你给我老实待
着,今天行也行,不行也的行,不许给我发出半点声音,你要是影响了我的兴致,
看我如何收拾你媳妇。」吕坤说完也不在理张泉,爬了下去。
  吕坤的一番话使张泉感到一阵头痛,「这窟窿,这窟窿……嘶……」张泉痛
苦的甩着头,内心深处的记忆随着痛苦而渐渐的清晰了起来。
                 4
  在张泉的记忆中自己的妈妈是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妈妈总是喜欢把张泉抱在
怀中逗得张泉乱笑,妈妈很开心。张泉一直认为妈妈是这世界最美的女人,张泉
爱闻妈妈身上的体香味,那是一种让张泉依恋的味道。
  自从妈妈被强迫嫁给吕坤后,张泉就在也没有看到妈妈笑过,曾经秀丽的脸
蛋变得憔悴,丰满的身体越来越赢弱。妈妈每天都生活在痛苦煎熬之中,妈妈每
天不停的干活,似乎只有劳动才能使她暂时忘掉痛苦。
  张泉幼小的心中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嫁给吕坤,嫁给一个害死了自己的丈
夫,强奸了自己的混蛋,张泉不懂,他不懂自己的妈妈。
  妈妈是张泉这辈子看到的第一个完全裸露出身体的女人,在张泉记忆中是那
样的完美,无人可以取代,也许人生的第一次是刻骨铭心的,张泉无时无刻不在
想着妈妈的身体,是依恋还是着迷,没有人可以解释的通这种感觉,无法用常理
来评判。
  「嗨,张泉,你干老子吕坤呢?」一个粗狂的声音问道。
  张泉正在自己的家门口玩泥巴,听到声音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粗壮肥腻的男
人站在自己的身前,正是杀猪卖肉的贾老二。
  张泉怯怯的说:「我不知道」。
  贾老二蹲下身来,嘿嘿笑着看着张泉说:「乖,你告诉我他去哪了,二叔带
你去吃肉。」
  「我不吃肉,我不告诉你。」张泉起身要跑,贾老二一把抓住张泉后衣服领
子就把他像抓小鸡一样给提了起来。
  「他妈的,想跑,说不说,说了给你肉吃。」贾老二咧着大嘴说道。
  「我不说,我不告诉你,你放了我」张泉挣扎的说道。
  「啪」一声脆生生的耳光抽在张泉细嫩的小脸上,顿时起了五条红色的指印。
  张泉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身体不住的抖动着。
  「你干什么打孩子。」张泉妈妈听到哭声冲了出来,一把夺过张泉,看着张
泉脸上的指痕,心疼的哭了起来。
  「嫂子我逗他玩呢,我昨天还给他肉吃了呢,不信你问他。坤哥呢,没在家
啊」?贾老二问道
  「不知到,他去哪从来不和我说」张泉妈妈一边摸着张泉被打的肿起来的小
脸,一边对贾老二冷淡的说道。说完,扭头回到屋中。
  贾老二也屁后跟了进去
  「你进来干嘛,快出去。」张泉妈妈看贾老二跟了进来,赶忙回身往外撵他。
  贾老二嬉皮笑脸的说:「坤哥没在,我陪你呆会吗。」
  张泉妈妈放下张泉对他说:「小泉快回你屋顶去,妈妈不叫你别下来。」
  「妈,我不去。」张泉可怜兮兮的说
  「滚你妈一边去,小兔崽子」贾老二抬腿就要踢
  张泉吓得「啊」一声,呆愣愣的站在一边,不敢说话
  张泉妈妈护着张泉,声音有些颤抖的对贾老二说「你要干嘛,吕坤一会就回
来了。」
  贾老二恶狠狠的说:「回来就回来,老子还怕了他不成。」说着拽住张泉妈
妈就往里屋扯。
  张泉妈妈使劲的挣扎着,张泉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似乎已经有些麻木。
  妈妈这样已经不知道多少次被强拉硬拽的扯进屋里,有时在干活,有时在做
饭,有时还在哄着张泉玩,没有时间,没有场合,张泉已经习惯了,只不过今天
是换了另外一个男人而已。张泉习惯性的回到自己的屋顶隔断,抠出一块小木块,
趴了下来。
  张泉妈妈已经被贾老二死死的摁在床上,这贾老二身强体壮,胳膊比大腿还
粗,张泉妈妈被摁的丝毫动弹不得,已经哭的梨花带雨,苦苦的哀求。
  「二哥,你别这样,你忘了你小时候多疼我,你带我去山上玩,你偷你家的
猪蹄子给我吃,你爹因此把你倒掉在树上打,你为什么要这样,你忘了吗。」张
泉妈妈唔咽着说道。
  贾老二呆愣了一下,放开张泉妈妈抬起身来,是啊,贾老二大张泉妈妈几岁,
小的时候太喜欢这个全村最漂亮的小妹妹了,总是带着她玩,她也喜欢跟在他们
后面。后来长大了,家里去提亲,可是她不愿意,尽然嫁给了那个被下放过来的
臭教书的,从那时候起,她就躲着他们。可是为什么后来她又嫁给了这个强奸了
她,气死了她丈夫的吕坤,贾老二想不明白,他只是简单的认为这个女人现在是
个贱货,谁都可以玩的贱货。
  「你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纯洁的小妹妹了,你现在就是个婊子,你是情愿嫁
给吕坤那个畜生的婊子,你看看现在村里人谁不说你是个婊子,你跟我装什么装,
你看老子今天怎么收拾你」贾老二狠狠的说
  「婊子,婊子」贾老二又狠狠的扑了上去,抓住张泉妈妈脚裸把她拖到自己
的身下,双手抓住左右衣领,一用蛮力,只听一连串「啪。啪。啪……」的轻响,
张泉妈妈的上衣纽扣全部崩飞,贾老二把张泉妈妈翻了个身,抓住衣裳向下一扯,
上衣就被扒了下来。接着又伸出蒲扇大手拽住裹胸的白布,向下一带,把裹胸的
白布扯到了腰间。
  这张泉妈妈在贾老二手中就像一片树叶一样轻盈,毫无反抗的力量。贾老二
掰住张泉妈妈的双肩把她翻过身来,张泉妈妈早就哭的满脸泪痕,双手紧紧的护
在自己的胸前。贾老二一只手抓住张泉妈妈的双手手腕,把她的双臂高高的举过
头顶,只见张泉妈妈的一对雪白双乳颤抖着就展现在了贾老二的眼前。
  张泉妈妈使劲挣了一下自己的双手,贾老二的大手就像铁钳一样有力,根本
无法挣脱的动。张泉妈妈摇摇头,放弃了,她知道没用的,放弃挣扎,身体还可
以少受点罪。
  贾老二松开张泉妈妈的双手,解开自己上衣纽扣。张泉妈妈只闻到一股浓浓
的汉酸味钻进了自己的鼻子,张泉妈妈睁开眼睛看了贾老二一眼。这贾老二胳膊
粗的像大腿,身上球球蛋蛋的都是肌肉,前胸脯子都是黑毛。大脑袋跟个大肉包
子似得,剃个光瓢,双眼好像铜铃,大鼻子扁平,好像一坨屎粑粑糊在脸上,尤
其一张大嘴都要咧到腮帮子上去了。大舌头习惯性的往外一舔,直直的正舔在鼻
梁骨上面。大舌头将近半尺长,又宽又厚,紫不拉几好像个刚割下来的猪肝。
  张泉妈妈看看贾老二,长得是真丑,小时候老带自己玩还没觉得,现在一看,
哪里有人的模样。张泉妈妈轻轻的叹了口气,双手搭在自己的两只乳房上遮掩着。
  贾老二看着身下的女人,自己打小就喜欢,就是一直不敢有非分只想,现在
也算是达成所愿了吧。
  贾老二伸手抓住张泉妈妈的裤边,使劲的往下扒,连带着小内裤,一同扒了
下来,又随手把腰间的裹胸布一扯,张泉妈妈就成了个一丝不挂。张泉妈妈把双
腿稍稍并拢,蜷过身子。她已经不在哭泣,更不想挣扎,挣扎没有用处,只会为
肉体带来更大的伤害,哭泣更没有用,只能更激发这些男人的兽性。她知道,她
在这些男人眼中不过就是个玩物,是个毫无尊严的婊子,这些男人可以用各种理
由来蹂躏她,她连想要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她认命了。
  张泉在屋顶扒着小眼向下看着,看着自己的妈妈又被扒的溜光,旁边那个男
人马上就要开始蹂躏自己的妈妈。张泉还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恨,他才八九岁,
太多的事情都不懂,他现在只知道能够少挨上几顿打,能够吃上几顿饱饭,甚至
还有那香喷喷的猪蹄子,他现在所拥有的就是恐惧和害怕,因为恐惧可以让他远
离那些他害怕的人,他还是个孩子,没有太多的想法,只有来自于身体的本能和
欲望。
  贾老二站起身来脱掉自己的裤子,一股腥臭传了出来,粗壮的双腿长满汗毛,
一根大肉棒直直的挺立着,上面布满青筋。贾老二低头看着脚下的女人,娇美的
身躯,修长的大腿,丰满的乳房,盈盈一握的小腰。这是自己无数次在梦中梦到
的女人啊,现在就在自己的眼前。
  贾老二蹲下身来,跪在张泉妈妈的身下,抓住张泉妈妈挡在胸口的双手,用
一只手攥着,举过张泉妈妈的头顶,张泉妈妈双眼紧闭着,脸扭向一边。贾老二
伸手扭过张泉妈妈的小脸正对着自己,然后细细的看着,红润的嘴唇,高挺得鼻
梁,雪白的脸颊上还有着未干的泪痕,这是自己曾经朝思暮想得女人啊。贾老二
俯下身去,情不自禁的向那红润的嘴唇亲了过去。
  张泉妈妈感到有一股混合著大葱味的恶臭扑面而来。睁开眼来正看到贾老二
那大包子脸撅着大嘴向自己亲了过来,眉头一皱,就想要把头扭向一边。这贾老
二大手紧紧的掐着张泉妈妈的下巴,张泉妈妈扭了一下没扭动就觉得自己的小嘴
被两片肥厚的湿漉漉的大肉唇裹了起来,一张大脸在自己的脸上左右的摆动着。
  张泉妈妈感到自己的两片嘴唇被来回的裹吸着,两片嘴唇被直直的吸进那个
恶臭的大嘴里发出「吱溜,吱溜」的声音,令人恶心的唾液顺着张泉妈妈的嘴角
流到了雪白的脖子上。张泉妈妈感到自己恶心死了,紧紧的皱着眉头。
  「波」的一声,贾老二抬起头来,张泉妈妈赶紧的大口的喘着气。只见贾老
二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脸上带着一股陶醉。然后把舌头长长的伸了
出来。舌头半尺来长,猪肝一样的颜色,冲着张泉妈妈的小嘴就伸了过去。张泉
妈妈心中一阵恶心,也不禁拼命的挣扎起来,头使劲的想向两边摆动,怎奈贾老
二大手铁夹子一样,张泉妈妈大睁着眼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贾老二的大舌头向自
己的小嘴伸了进来。
  大舌头舔过红润的嘴唇,直直的插进那嫩香的口腔之中。张泉妈妈嘴中不禁
传来「嗯,嗯……」的声音,上身无法动弹,但是两条修长的大腿在不住的蹬踏
着。
  贾老二大舌头在张泉妈妈的红润口腔中来回的刮擦着,然后继续深入,贾老
二感觉到舔到了一颗柔软的小豆豆,那是张泉妈妈的小舌头,贾老二在那上面舔
动了两下,软软的滑滑的,然后继续向下探入,他感觉舔到了一根很柔软的肉管。
张泉妈妈嘴中发出了「呕,呕」的声音,张泉妈妈身体开始痉挛,眼睛开始向上
翻。
  贾老二的舌头在那柔软的肉管上来回的舔动着,不时地还想把舌头向肉管中
探去。张泉妈妈感到自己无法呼吸,拼劲全力也无法挣脱贾老二的大手,两条大
腿在床单上使劲的搓动着,胃部一阵阵抽动带动着她的脖子也一下一下的抽动着。
  贾老二终于从张泉妈妈的口中抽出了舌头,张泉妈妈拼劲全身的力气挣脱贾
老二的大手,趴在床边使劲的干呕了起来。贾老二缓缓的把大舌头抽回嘴中,舌
尖上还带着一条长长的粘液,那是张泉妈妈的喉液。
  「呕,呕」张泉妈妈使劲的干呕着,身体随着干呕抽动着,剧烈的干呕使张
泉妈妈泪流满面。张泉妈妈真的想死,她觉得自己在这些禽兽面前已经不是个人。
在这个自己从小长大的小山村,没有人同情她,很多人都在幸灾乐祸的看她的笑
话,她们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头使人厌恶的母猪。
  「唔唔……」张泉妈妈忍不住的哭了起来,纤细的肩膀随着哭声不断的抖动
着。
  贾老二看着身下的女人趴在床上呜呜的哭泣,他现在心中没有怜悯,有的只
是无限的肉欲。在他的眼中只看到一片光滑,雪白的美背。那高耸的臀部,两片
丰满的屁股随着哭声在不断的颤抖着。贾老二伸手抄过张泉妈妈的两条大腿,把
她拽向自己的身边。雪白圆润的屁股晶莹剔透,贾老二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入手
一片柔滑。
  贾老二把张泉妈妈的屁股向着自己轻轻的抬起,张泉妈妈的屁股翘了起来,
那雪白的臀肉微微的泛着白色的柔光,贾老二在张泉妈妈的臀肉上舔了一下,入
口一片腻滑。贾老二伸出舌头在张泉妈妈的屁股上整片整片的大口舔着。张泉妈
妈还在轻轻的抽泣着,突然小嘴一张「啊」了一下,原来贾老二用他那发黄的牙
齿在雪白的臀肉上咬了一口。
  那细腻的臀肉咬在嘴中无比的细软,贾老二把嘴巴张得大大的,又咬了一口,
这次力度比较大。
  「啊……」张泉妈妈嘴中发出一声长长的叫声,一只纤细的小手向后推着贾
老二的大光头。
  贾老二大脑袋在张泉妈妈的屁股上左右的摆动着,好像要把这美味的臀肉撕
咬下来一般。
  光秃秃的大脑袋在张泉妈妈的两片臀肉上左右来回的撕咬着,屁股上传来的
一阵阵的刺痛使张泉妈妈不住的嘤嘤的哭泣着。
  贾老二抬起头来,张泉妈妈的雪白臀肉上布满鲜红的牙印,贾老二放开张泉
妈妈,张泉妈妈缓缓的趴在了床上。
  「好美味啊,这样的一身细皮嫩肉怎么就便宜吕坤了呢?」贾老二摇了摇头
  贾老二把张泉妈妈翻过身来,让她面朝上。张泉妈妈已经再次哭的满脸泪痕。
贾老二伸出双手握住张泉妈妈两只丰满的乳房,感受着乳肉的酥软。两只美丽的
乳房在贾老二的簸箕大手下被揉捏的变成各种形状。
  张泉妈妈双手紧紧的拧住身下的床单,床单因为用力而变得拧巴。
  贾老二用舌头在两粒娇嫩的乳头上来回的舔弄着,用嘴唇叼住乳头哏在嘴中
细细的品味,乳头上似乎在分泌着一种奶香味,贾老二闭着眼睛满脸的陶醉表情。
突然贾老二张开血盆大口,把一整只乳房全部包裹在嘴中狠狠地吮吸起来。那娇
嫩的小乳头在那血盆大口中就像一位无助的少女,被随意的舔弄,吸吮。乳肉因
为强大的吸力而胀痛,张泉妈妈面上带着痛苦的表情,下唇被自己咬得几乎要出
血,雪白的下巴向上高高的扬起。
  贾老二把两只乳房放在自己的大嘴中轮换的左右吮吸,雪白的乳肉上面满是
黏黏的粘液,张泉妈妈嘴中不自觉的传出一阵阵「嗯,嗯」的呻吟声。
  贾老二抬起大脑袋嘿嘿的笑着说道:「怎么了,是不是有感觉了,你还真是
个婊子。」
  张泉妈妈没有任何回应,对于这些禽兽不如的人任何回应都没有用处,她的
心已经死了。她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快快的长大,可以独立的生活,她现在心中只
有张泉,她在为张泉忍受每一分钟这种地狱般的生活。她知道张泉现在还不会理
解自己的妈妈为什么会忍受别人的欺辱,她也知道张泉每天都在屋顶偷偷的看着
下面的景象,但是她不怪他,他还那么小,一个人住在漆黑的隔板中,心里该有
多么的恐惧,他多么渴望妈妈的怀抱,可是这一切都被这些禽兽所剥夺,因为孩
子在身边会影响他们淫虐的乐趣。
  贾老二在张泉妈妈的大腿上来回的抚摸着,然后把大手插在大腿缝中使劲的
向两边分开。雪白的大腿被分的开开的,大腿根泛着温柔的银光,阴毛还是那样
的整齐,备受蹂躏的肉穴还是那样的鲜嫩。
  贾老二趴了下来,大脸正对着张泉妈妈的肉穴。贾老二用两手的拇指轻轻的
剥开两片柔嫩的阴唇,穴肉晶莹剔透,一股清香的味道钻进了贾老二的鼻子中,
贾老二伸出舌头轻轻的在穴肉上舔了一下,有股青涩的味道。肉穴传来的酥痒使
张泉妈妈轻轻的「嗯」了一声。
  「好美的味道」贾老二自言自语的说道。然后长长的伸出舌头由下自上一遍
一遍的重复舔舐起来。粗糙的舌面刮擦着鲜嫩的穴肉,一阵阵麻痒使张泉妈妈的
嘴中不自觉的发出「嗯,嗯」的呻吟声。肉穴中淫靡的味道刺激的贾老二越发大
力的舔舐起来,还把整个肉穴包裹进嘴中使劲的吮吸,肉穴中分泌的汁水被一滴
不剩的吮吸进了肚子中去。
  张泉妈妈紧皱着眉头,想极力的控制来自下体的酥痒。贾老二双手抓住张泉
妈妈的双腿腿弯,把两条大腿抬起然后在向下压,使肉穴向上抬了起来,两条大
腿弯曲着指向屋顶,雪白的脚心对着屋顶晃动着。
  猪肝一样的舌头被贾老二长长的吐了出来,双手手指剥开阴唇,舌尖在穴肉
上舔舐了一下,把溢出来的肉汁舔进肚中,然后舌尖对着阴道口开始试探的插入。
肉穴中传出轻微的「吱。吱」声。
  「啊」的一声轻哼在张泉妈妈嘴中传了出来。她感觉到一个软软滑滑的东西
在插入自己的阴道,那是一种不同于阴茎的物件,比阴茎还要灵活。
  大舌头还在缓缓的插入,阴道中的肉汁被挤压的溢了出来。贾老二舌头在张
泉妈妈的阴道壁中轻轻的转了一下,感觉到肉壁四圈有一层细嫩的小肉芽,肉芽
软软的触碰着舌面就像在抚摸一样。
  「啊」一阵来自内心的酥痒,张泉妈妈抬手轻轻的捂住自己的小嘴,但是无
法克制的呻吟声还是透了出来。
  贾老二舌头继续向内探索着,大舌头伸进去了三分之二,舌尖触碰到了一圈
像橡胶一样的东西,圆圆的滑滑的,感觉很有韧性。舌头在那上面打着转舔舐着。
  「啊……」张泉妈妈的声音开始拉长,酥麻的感觉使她的臀部开始微微的颤
抖。
  贾老二大舌头在那圆滑的东西上探索着,感觉到中间有一个小眼,舌头向着
小眼钻了过去。
  「啊……不……」钻心的麻痒使张泉妈妈痛呼了起来,腰部微微向上挺起。
  贾老二死死的摁着张泉妈妈的腿弯,大舌头向着小眼狠狠地钻了进去。小眼
很紧,洞口勒的舌头生疼。很费劲的钻了进去后,就感觉舌尖品尝到了一种酸涩
的味道,洞口里面好像充满了液体。
  「啊。啊。啊……」张泉妈妈嘴中传来一连串的呻吟声,浑身冒出了细密的
汗珠,凄美的脸蛋左右的摇摆着。
  贾老二拔出舌头,舌尖上带出一条长长的粘液,贾老二把粘液吸进嘴中,粘
液略带腥味,但是在贾老二的感觉中,身下的女人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美味。
  张泉妈妈大分开的胯下一片模糊,肉洞内还有一股股的汁水随着张泉妈妈身
体的抖动向外冒着。贾老二低下头把张泉妈妈的肉穴裹在嘴中使劲的嘬着,喉咙
中还传出轻微的咕隆声。
  张泉妈妈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嘤嘤的哭泣着。
  张泉在屋顶小洞往下望着,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些男人都喜欢吃妈妈尿
尿的地方。妈妈的身体在不住的颤抖,张泉紧紧的攥住自己的小鸡子。
  贾老二抬起头摸了一下嘴巴,看着身下的女人,张泉妈妈正双手捂脸轻轻的
抽泣着。贾老二抄起张泉妈妈的双腿抗在自己的肩上,身体向前挺了挺,大肉棒
在肉穴上蹭了蹭就一头钻了进去。
  张泉妈妈小嘴轻轻的「嗯」了一声,没有任何反抗。贾老二把身体向下压了
下去,全身的重量全部压在张泉妈妈身上,跨在贾老二肩上的双腿被压的紧紧贴
在张泉妈妈的胸脯上,张泉妈妈感到有些喘不上气来。贾老二双手拄在张泉妈妈
的头部两边,大肉包脸透过张泉妈妈纤细的小腿正对在张泉妈妈的小脸上。贾老
二臀部开始一上一下的耸动,嘴中喘出的臭气都喷在张泉妈妈的脸上。张泉妈妈
皱着眉头,脸上显出一种厌恶。
  贾老二看在眼中,心中大怒,骂道:「你这是什么表情,你嫌乎我吗,吕坤
是什么东西,你嫁给他,你还敢讨厌我,老子干死你。」说完胯下用力,使劲的
抽插起来,身体大起大落,全部的重量都重重的砸在张泉妈妈的身上。张泉妈妈
感觉到一种窒息,雪白的屁股被贾老二压的向上高高的抬起,贾老二的大卵蛋随
着抽插重重的拍打在张泉妈妈的肛门上发出「啪,啪……」的声响。贾老二抽插
的速度越来越快,「啪,啪,啪……」的声音越来越密集,口中的恶气重重的喷
在张泉妈妈的脸上,张泉妈妈脸上表情痛苦,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呼吸了。
  贾老二侧过身子侧躺在床上,双肩依然架着张泉妈妈的双腿,双臂紧紧的搂
着张泉妈妈的后背,张泉妈妈被贾老二楼成了一个对折,被紧紧的抱在怀中。下
面大肉棒狠狠地抽插着,「啪,啪,啪……」的声音一连串的响着,张泉妈妈感
觉到自己的腰都要折了,嘴里发出痛苦的「啊。啊,啊……」的声音
  抽插了几十下,贾老二有些累,放下张泉妈妈,张泉妈妈感觉自己的腰部有
些麻木,缓缓的伸展着身体,身体还没曲展开,贾老二抬手就把张泉妈妈翻了个
脸朝下,把张泉妈妈两腿抻直,扒开雪白的臀肉,就狠狠的又插了进去,全身重
重的趴在张泉妈妈的身上开始抽插着。「啪,啪,啪……」的声音一连串就像打
机枪一样,丰满的臀肉被拍的乱颤,晶莹的肉汁因为极速的抽插已经被捣成白色
的黏糊状。粗壮的身躯已经把那娇小的身体压得全部平贴在床上。张泉妈妈感觉
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要被压的从嘴里吐出来了一般,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呃,呃,
呃」的声音。
  不知道抽插了多久,贾老二抬起身来,重重的喘了口气,又把张泉妈妈翻了
过来,双手抓住张泉妈妈的双脚脚裸往两边一劈,两腿被直直的分了开来,大肉
棒往前一顶只听「噗吱」一声,大肉棒连根没入。纤细的脚裸被死死的抓在大手
中,张泉妈妈的大腿根到小腿的肌肉被绷的笔直。大肉棒「啪,啪,啪……」一
通猛顶,只见张泉妈妈,两只乳房被顶的乱颤,嘴中发出一连串的「嗯,嗯,嗯
……」的声音。
  张泉妈妈感觉自己的脑袋现在一片空白,连思考都不会了。
  张泉在屋顶往下看着妈妈被蹂躏的惨样,心里又害怕,又兴奋。害怕妈妈被
那个男人欺负死,兴奋,就连张泉自己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是看到妈妈光溜
溜的身体被那个男人又啃又咬又亲,又像玩具一样被左右摆弄,小鸡子就一阵胀
痛。
  张泉妈妈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被抽插了多久,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双手把着被
户垛,贾老二一只手狠狠地摁着自己的后背,一只手紧紧的勒住自己的小腰,大
肉棒在自己的屁股后面极速的抽插着,因为贾老二身材较高,张泉妈妈双腿被贾
老二勒腰的大手勒的翘了起来,只有脚尖着地。脚心,小腿,大腿都绷的笔直。
  这贾老二也是到了强弩之末,只见他浑身是汗,眼睛瞪的像小碗,下体极速
的耸动,勒腰的大手就像要把张泉妈妈的屁股搂进自己的肚子里面一样,一阵极
速的「啪啪啪啪……」声,只听贾老二大肉棒往前狠狠地一顶,深深的顶在张泉
妈妈的阴道最里面,嘴中发出「嗯」的一声,一管浓精正喷在张泉妈妈的子宫上。
  贾老二缓缓的抽出自己的大肉棒,一股黏黄的精液顺着张泉妈妈的阴道口往
外流着。贾老二放开张泉妈妈,坐到一边喘息着。
  张泉妈妈感觉自己全身已经散了架般,扶着被垛缓缓的到了下去。
  过了好久好久,贾老二起身穿上自己的衣服,看着床上还在轻轻的抽泣的张
泉妈妈,叹了口气。贾老二似乎并没有感到有一丝的满足,相反却感到有一种失
落,这个自己曾经暗恋过的女人。贾老二又深深的看了一眼,摇摇头,她现在只
是个婊子。
  贾老二走了,走的时候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张泉从屋顶爬了下来,来到
自己的妈妈身边,妈妈还在蜷着身子轻轻的哭泣着。
  「妈妈」张泉小声的叫着。
  张泉妈妈抬头看着怯生生站在床边的张泉,忍不住泪如雨下。抬起身来,把
一边的破碎衣服披在自己的身上,轻轻的抱过张泉那轻飘飘的小身体,紧紧的搂
在怀里。
  张泉偎依在妈妈的身上,小手触摸着妈妈光滑的皮肤,感觉到一种安全,那
就像是一个避风港让人依恋不愿意离去。张泉又何尝不心疼自己的妈妈,他也恨
那些欺负妈妈的人,但是他更害怕。他害怕那些凶神恶煞的面孔,他怕挨打。
  「小泉」妈妈轻轻的抚摸着张泉的小脸是那样的温柔。
  「妈妈,你带我走吧,我不想住在这,他们总是打我,我害怕。」张泉小声
的说道「你为什么要和坤叔在一起,他总是欺负你,他还老打我,你带我走好不
好,妈妈。」
  「小泉……,」妈妈轻轻的抽泣着,「你还小,你不会明白妈妈的,也许将
来也不会明白,没有人会明白妈妈,可是妈妈一肚子心酸又该像谁倾诉。」妈妈
的脸上都是泪水轻抚着小泉的脸说:「妈妈带你嫁给吕坤,你现在还能吃顿饱饭,
还能继续上学,虽然有时挨打但是你还能好好的活着。你太小,又怎么知道什么
是地痞什么叫流氓,地痞流氓就是这种人的本性代言词,他们会用最最无赖的手
段来达成自己的目的。如果妈妈不嫁给吕坤恐怕你没有一天好日子过,他知道你
是妈妈最疼爱的人,他会打你,会骂你,甚至会威胁到你的生命,直到我妥协为
止。现在他的目的达成了,他也不会为难你了,虽然对你不好,只要妈妈还在,
他还会掏钱供你读书。」
  妈妈温柔的看着小泉,就像在自言自语「妈妈只希望你快快的长大,能够独
立的生活,不用妈妈来保护你,将来长大了不要有恨,不要恨吕坤,也不要恨那
些欺负过妈妈的人,这一切都是妈妈的命。妈妈希望你做个普通人,哪怕你懦弱,
也不要有恨。虽然懦弱会被人欺负,但是你还是个正常的人,你会躲避危险,好
好的活着,但是恨只会毁了你,最后害人更害了自己。小泉,你能听明白妈妈的
话吗,把那些不美好的事情统统都忘掉,把自己内心最阴暗的一面都掩埋掉,将
来好好的生活。」
  妈妈的脸上突然露出了笑容「小泉,你知道吗,妈妈做姑娘的时候,村里的
人可喜欢妈妈了,每天都有到咱家来提亲的,可是后来你爸爸来了,他是那么的
有学问,温文儒雅,你爸爸对妈妈可好了一句过重的话都不会说,自从我嫁给了
你爸爸,村子里就有人在背后说我的闲话,说我攀高枝,瞧不起自己村里人,有
些人已经对我很冷淡了。但是没有关系,只要你爸爸对我好就行。后来出事了,
你爸爸死了,吕坤在村里大肆的炫耀和我如何如何,他逼我和他结婚。村子中没
有一个人同情我,没有一个人帮助我,他们也怕吕坤,那些看着我从小长大的人,
他们的眼中甚至只有幸灾乐祸,那些女人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头让人厌恶的母
猪。」
  小泉依偎在妈妈的怀里,抬头怔怔的看着妈妈「妈妈你为什么不带我离开村
子」。
  妈妈摇摇头,「小泉你不明白,妈妈没有太多的文化。这是一个伦理道德至
上的时代,这个时代买面要有面票,买油要有油票,吃肉要有肉票,所有的用品
都是国家供应,每家的生活条件都不太好,我们孤儿寡母的在外面恐怕连吃顿饱
饭都难更不要说供你念书了。没有人会同情我们,同情怜悯只是建立在不影响他
人的正常生活的情况下。人们看待与他们无关的事情只是看表面,他们只会用常
理和他们的经历来分析事情,一个没有经历过站漆黑的旷野里的人,又如何知道
黑暗的恐惧,又如何知道身在黑暗中的无奈。不要说在外面那个未知的世界,就
是在这个生我养我的小山村,又有谁能明白我。」
  妈妈看着怀里的小泉眼泪涓涓的又流了下来「小泉,妈妈和你说了这么多,
妈妈知道你不会懂的,妈妈每天都生活在煎熬之中,妈妈只是为你活着。」妈妈
又笑了,抬头看着屋顶的小洞「妈妈知道你在看,妈妈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
是妈妈不怪你,你将来会是什么样的人,恐怕妈妈也不会知道了,但是妈妈现在
只为你活着,能为你多熬一天是一天,能为你多熬一刻是一刻,小泉,妈妈好想
你爸爸。」
  张泉懵懵懂懂,紧紧的贴在妈妈的怀里,小脸偎依在妈妈的胸膛,那里是那
么的让人依恋,是那么的温暖,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