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去啦
搜索:
当前位置: 主页 > 家庭乱伦 > 【禽兽继父胯下挣扎的妻子】(2.5)

【禽兽继父胯下挣扎的妻子】(2.5)


               (5)
  渐渐苏醒的记忆使张泉泪流满面,「妈妈,妈妈……」心中不停的念叨着。
痛苦的身体在地板上使劲的蜷曲着。
  张泉内心深处的记忆越来越清晰,一幕光景出现在脑海里。
  「柳淑,我看到一个熟人。」张泉和柳淑正在去上班的路上。那个身影对于
张泉来说是那么的熟悉,他永远忘不掉妈妈在那粗壮的身体下无助挣扎时的景象。
  理智告诉他应该离那个人远一些。张泉看看身边的妻子,温柔娴淑而美丽,
不知道为什么一种欲望促使
  他拉着柳淑走向那个男人。
  「二叔,你在这做生意吗?」张泉对着面前正在忙着卸肉的一个粗壮的老男
人说道
  老男人回过头来,有些惊讶,「张泉,怎么是你?」紧接着看到张泉身边的
女人一愣。
  「呕,我现在在县第二小学教书,这是我的妻子柳淑……」张泉介绍着。
  「二叔,您好。」柳淑礼貌地打着招呼,身上散发着一种教书育人的特有的
知性气质。
  「你的妻子?」贾老二呆愣了一下,死死的盯着柳淑的脸蛋,感觉有些失态
赶忙回过神来,「嗷,你的妻子可真漂亮啊,张泉你小子有福气。」边说着边用
眼角在柳淑身上来回的扫来扫去。
  张泉看在眼里,感觉内心深处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在刺激着他,让他有点兴奋。
  后来贾老二带着吕坤的书信来到他们家。张泉心中早就有预感,果然是这样,
这些人一定没安好心。但是似乎自己的理智抗衡不了内心的欲望。
  在那之后的每个夜晚,张泉看着身下的妻子,眼前总是会浮现一幕情景。妻
子那美妙的身躯在吕坤和贾老二那丑陋的身体下痛苦的呻吟,苦苦的挣扎。每当
想到这一幕,张泉都会情欲大发,把自己的妻子操弄的气喘连连。
  「我怎么了,难道这些都是我想看到的吗?」逐渐清晰过来的记忆使张泉痛
苦不堪。
  张泉感到自己的大脑中有两种意识在相互交替,一种是理智,一种是欲望。
  理智在死死的压制着内心深处的欲望,理智在抹除那些阴暗和不美好的记忆。
欲望在死死的抗争,试图掌握主动权。
  「嗯嗯……」张泉狠狠的摇晃着脑袋,他感觉到自己的思维一片混乱。「我
有病了吗,为什么这些肮脏的事情我都忘记了,可是为什么现在又如此的清晰,
是我在试图欺骗自己吗,我怎么了,我为什么没有恨,我应该恨他们的,可是我
心中的欲望却大于仇恨,我是个懦弱的人吗,还是我根本就不是个正常的人。」
  突然,下面传来了妻子说话的声音,「爸,张泉呢?刚才怎么了,乱哄哄的。」
  张泉翻过身来,透过小洞向下望去。
  妻子已经洗过澡回到了屋中,湿漉漉的头发用毛巾包起,雪白的脚面踏着一
双天蓝色的凉拖,涂的嫣红的指甲油和蓝色凉拖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更显得一双
美脚白的像玉一样。一身睡衣显得整个人慵慵懒懒,真像一个邻家的小少妇,浑
身充满了韵味。
  吕坤休息了一晚,现在再看柳淑这动人的样子,回想到睡衣里面雪白,苗条
的身躯,下面的大肉棒不自觉的就挺了起来。
  「呕,没事,刚才张泉帮我干了点活,现在去苏万全的诊所帮我取点药。」
  吕坤的谎话张口就来。
  张泉在屋顶听了心中骂道:「放你妈了个烟屁。」身体使劲的挣扎了几下,
没有用处,想用脑袋撞地板引起柳淑的注意,「梆梆……」两声,张泉就觉得撞
的自己一阵迷糊。
  吕坤还不等柳淑反映过来,翻身来到外屋踩着梯子就上了屋顶,一边上一边
骂:「他妈了逼的有耗子,昨天咬了我一晚上,看我不抓住打死他。」
  女人最怕耗子,也没细想,这耗子哪有怎么大动静,吓得离门口远远的,生
怕耗子跑下来咬到自己。
  吕坤上了屋顶隔断,对着张泉就是一阵拳打脚踢,还一边骂着,「我操你妈
的死耗子,看我抓住打死你。」
  张泉也无法躲避,平白又挨了一顿拳脚。
  吕坤打完抓住张泉头发,在他耳边狠狠的小声说:「再敢弄出动静,我就让
你那娇滴滴的小媳妇受点皮肉之苦,你以为你现在还能救她吗。」说完也不在理
张泉,跐着梯子下去了。
  「农村耗子多,你别害怕,已经给我打跑了。张泉一会回来,你先吃饭吧。」
吕坤说着给柳淑盛了一碗粥,「这是今年的新小米,来你尝尝。」
  柳淑拍了拍胸脯,深喘了一口气,一副娇羞的样子,对吕坤到了声谢,坐了
下来,端起小米粥喝了一口,果然口感润滑,不禁大口的吃了起来。
  吕坤闻着身边柳淑身上传来的一阵阵的沐浴露的清香味,心中一阵窃喜。原
来吕坤早就在这小米粥中做了手脚,下了少许的麻药。昨天晚上用量有些大,结
果把两人麻的不省人事,今天掌握了一些药的用量大小,只下了两手指盖的量。
一来,自己年岁以大,如果用强太浪费气力,二来,麻药用量太大把人麻的昏迷
不醒,玩起来也没啥情趣,少下一点只要使人四肢无力酸软就好。
  这偷狗的麻药确实是立杆见影,柳淑一碗小米粥将将吃完,就感觉自己的四
肢一阵乏力,拿着碗筷的双手一阵乱抖,似乎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了。柳淑也
感到心中一阵蹊跷,自己这平白无故的,平时身体也没出现过这样的状况,突然
联想到自己的丈夫满脸的不安,总是找理由阻止自己和他回来,难道是……
  柳淑有些费力的扭头看着吕坤,只见吕坤一脸坏笑,不禁心中一惊问道:「
你对我做了什么,张泉呢?」
  「张泉那个熊货,你一会就知道了」吕坤说着坐到柳淑身边,一把搂住柳淑。
  「你……你……要干……什么?」柳淑感觉到自己现在说话有些费力,但是
头脑还很清醒,心中感觉一阵恐怖。
  柳淑使劲的抬起手来,想挣脱吕坤,怎奈四肢无力,只能在吕坤身上轻轻的
拍打着。
  「乖媳妇,别怕,让你爹我今天好好的伺候你。」吕坤原形毕露嘿嘿的淫笑
着,伸出干巴的发黄大手,扭住柳淑的雪白下巴冲向自己。
  柳淑从小蜜罐子长大,那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对眼前发生的事情想都没想过,
更别说提防,眼前发生的事情简直使她大脑一片空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自己
刚刚还在叫爸的人,怎么转眼就变成了一只禽兽。
  柳淑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眼前吕坤那满脸皱褶皮肤下垂的老脸,事情发生的
太突然了,柳淑根本就反映不过来,一时举手无措,嘴中费力的说道:「放开。
……我……老公救我……救……我」
  「你老公自己都顾不上自己,你还指望他来救你,别怕乖媳妇,让你老爹我
好好的享受一下。」说着吕坤右手揽过柳淑的肩膀攥住柳淑拍打自己的小手,左
手开始解柳淑睡衣上的纽扣。
  柳淑实在无法相信眼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自己从来都没想像过这样的
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惊恐的眼中留下泪水来。
  衣扣被一颗一颗的解开,敞开的上衣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丰满的胸部还戴
着那件艳红的乳罩。
  吕坤伸出大手在那戴着乳罩的丰满乳房上揉捏着。
  「啊……你……干什么……放手。」柳淑惊恐的断断续续的叫着,「老……
公……老公……救我。」
  张泉趴在屋顶透过自己挖的小洞向下看着。妻子似乎有些异样,好像全身无
力似得,想起昨天晚上到现在一直昏昏沉沉的昏睡,想起吕坤给自己看的妻子裸
照,张泉确定这吕坤一定是在饭食中给自己夫妻两人下了药了,现在自己的妻子
肯定又中招了。
  「哎……」张泉心中一阵悲哀,自己妻子虽然是个有文化的人,但是毕竟社
会阅历太浅,对人毫无防范之心。
  张泉看到自己的妻子已经被吕坤搂在怀里,浑身软绵绵的毫无挣扎的力气,
衣服扣子已经被解开,露出雪白的前胸紧致的小腹,吕坤那干巴巴的大手正在那
戴着艳红乳罩的胸口上使劲的揉捏着。只见吕坤把自己妻子的艳红乳罩向下扒了
扒,伸进手去,把那雪白的酥乳从乳罩中掏了出来。
  张泉怔怔的看着,自己妻子的乳房好白啊,乳头是粉红色的,张泉感觉到自
己妻子的乳房似乎要比以前漂亮了不知道多少倍。
  吕坤用他那发黄的手指把那粒粉红的乳头掐在指间,来回的捻动着,像在捻
动一粒熟透的樱桃。他听到了自己妻子嘴中轻轻的发出了「啊」的一声,脸上布
满了泪水,一脸哀怨乞求的望着吕坤。
  「这就是自己想要看到的吗?」张泉在问着自己,这是自己多少次在脑海中
幻想出来的景象,现在终于真实的展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乳头传来的酥痒使柳淑忍不住轻轻的「啊」了一声,她感觉到吕坤搓捻自己
乳头的手指好用力,不时的还用指甲盖在自己的乳尖上刮擦着,一种钻心的麻痒
直入心尖。羞涩感使柳淑满脸羞红。
  柳淑呆呆的看着吕坤,她无法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她一直想要帮助面前这
个人和自己的丈夫缓和关系,没想到这个人确是另有打算,原来他是想要玩弄自
己的身体。我的丈夫呢,突然柳淑感觉到一种不安,他不会……
  想到自己的丈夫可能遭遇不测,柳淑哭了出声来,嘴中不停的喊道「老……
公……老公……你在……那……你……怎么……了……」
  「你放心,你老公没事的,你只要让老爸玩爽了,我自然放了你老公。」吕
坤说着,放开柳淑的乳房,把手向下一抄,抄起柳淑的双腿,把她抱了起来。
  「你要……做什么……你是……张……泉的父亲……啊……你怎么能……做
这样的……事啊……」柳淑雪白的双脚轻微蹬踏着说道,蓝色的凉拖已经掉到了
地上。
  「张泉也配叫我爸,那个窝囊费,自己把个漂亮媳妇送到我嘴里,我不享受
真是傻子了。」吕坤说着把柳淑放到了床上,开始脱自己的衣裳。
  张泉向下看着,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他看到吕坤已经脱光了自己的
衣服,露出一身满是皱褶皮肤的身体。这样丑陋的身体将要蹂躏自己的妻子。张
泉回想到妻子自从在师范学院时就对自己的无限关爱,妻子对自己的不仅仅是爱,
更是一种恩啊,而自己在妻子身上感受到的也不仅仅是爱,似乎还有一种对母亲
般的依恋的感觉。张泉很矛盾,很痛苦,理智告诉自己一定要想尽办法救妻子,
但是意识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张泉看到吕坤已经在扒自己妻子的衣服,自己的妻子在无力的扭动抗争着,
但是没有用。吕坤已经脱掉了自己妻子的睡裤。
  张泉的视线正对着下面的床面,妻子仿佛就近在眼前。现在能够遮挡妻子的
只有那一身艳红的内衣内裤,那是他们结婚时为了图喜庆特意买的,但是张泉却
是特别的喜欢,因为那艳红的颜色衬托在妻子雪白的皮肤上显得妻子的身躯是那
样的娇媚动人。
  张泉看到吕坤俯下身来,一双大手正在自己的妻子身上来回的抚摸着,吕坤
跪在自己妻子的双腿中间,双手抬起自己妻子的一条大腿,高高的抬起,眼睛从
大腿向上看到小腿,在从小腿看回到大腿,一只大手随着眼神一起来回的在自己
妻子的腿上抚摸着。妻子似乎在用力想要抽回吕坤手中的大腿,但是却无能为力。
  张泉知道自己的妻子对自己的身材有多自信,即使现在已经结婚,还在有好
多男人仍然在追求着自己的妻子,张泉都知道。妻子的身材在女人中不算矮个,
170的身高,尤其是一双大长腿,丰满,结实,圆润,修长,走在大街上不知
道吸引了多少老男人,小伙子的目光。但是现在这样一双漂亮的大腿却在这样一
个丑陋的老头手中被摸来摸去,极度的反差,使张泉产生了极度的刺激感。
  张泉不知道是否还有其他的男人也一样喜欢看到自己妻子被别人蹂躏,甚至
渴望看到自己的妻子背着自己出轨和其他男人做爱,,但是他的这种愿望极其强
烈,小时候看到妈妈雪白的身体在那些丑陋的男人身下痛苦的挣扎,无助的呻吟,
那景象似乎已经根深蒂固,张泉感觉到随着自己记忆的复苏,自己已经陷入了欲
望而无法自拔了。
  柳淑一直在不停的哭着,她在乞求吕坤,她在呼唤丈夫,一切都无济于事,
她还在无助的挣扎着,她渴望出现奇迹。她一直都是个善良的人,她相信好人会
有好报,但是现在心中期望的上帝之手却冷漠的没能来拯救她,所有美好的事物
就要破灭。「老公……老公……你……在那……啊……」
  她从来不会怀疑自己的丈夫,丈夫虽然并不完美,但是却是那样的善良,对
自己是那样的好,那样的爱自己。
  柳淑感觉到自己的大腿上好像有一根水蛭在上面游走,她努力的抬高脑袋,
只看见吕坤那油腻腻的花白脑袋正伸着紫红色的舌头在自己的白嫩嫩的大腿上舔
舐着。柳淑心中一片哀羞,自己从来不会想到,自己一双引以为傲的修长大腿会
被一个丑陋的老头抱在手中舔来舔去,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属于那个自己最爱
的人,「唔唔唔……」柳淑痛苦的哭泣着。
  张泉听到妻子嘴中发出「啊」的一声,只见吕坤已经跪在了自己妻子的脚下,
正两手捧着妻子的一只玉足,玉足的脚跟被吕坤正哏在嘴里撕咬着。
  张泉看到自己妻子的另外一只大腿还在床单上轻轻的来回的搓动着,两只玉
手也在身下的床单上来回的拧动着,纤细的腰肢费力的扭曲着,张泉知道自己的
妻子一定心里很绝望很痛苦,他也知道自己和妻子今后的生活也一定会发生改变,
自己以后如何面对妻子,他不知道,似乎现在自己被绑个结实是他心中唯一的一
点安慰,也是自己给自己的唯一理由吧。
  「啊啊……」下面妻子的喉咙中发出一长串的惨呼声,张泉这个角度正看的
清楚,只见吕坤发黄的牙齿已经深深的陷进了自己妻子那细嫩的脚后跟的肉中,
油腻腻的花白脑袋狠狠的左右转动着。妻子的小腿肚子因为剧痛而剧烈的颤抖着,
身体想极力的坐起来,却无能为力。
  张泉感觉到自己的阴茎越来越肿胀,他想用手攥住,却办不到,只能把下体
压在地板上,来回的蹭动着。
  「天那……谁……来……救救我……老公……」柳淑不能相信眼前的一切,
这是在做梦吗,还是一场噩梦。
  张泉听到一阵「滋滋咋咋,滋滋咋咋」的声音,只见吕坤把妻子的脚趾挨个
的放进嘴中吮吸着,粘稠的唾液使妻子的脚趾亮晶晶的。张泉很熟悉自己妻子脚
趾的味道,那圆润的脚趾放进嘴里滑溜溜的就像一瓣剥了皮的大蒜瓣。妻子的一
双玉足是自己的最爱,现在却被那恶心的老头分享着。吕坤吐出妻子的脚趾,一
只手掐着妻子纤细的脚脖子,一只手握住五根圆润的脚趾然后使劲的往回掰,整
个脚心被掰平了起来,略微红润的脚心变得一片雪白。吕坤长长的伸出舌头,在
妻子的脚心上舔了一下,张泉看到下面妻子的眉头皱了起来,嗓子中轻轻的「哼」
了一声,吕坤抽回舌头,把自己的上门牙呲了出来,在妻子的脚心上从上到下狠
狠地一划,那钻心的麻痒,使下面的妻子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呼。「啊……不……
要啊……」
  吕坤紧接着又是一下,妻子的声音已经变了音,身体不自然的扭曲了起来。
  张泉感到自己的阴茎有些要射精的感觉,看到下面妻子受虐,为什么会如此
的刺激。
  柳淑的惨呼似乎刺激着吕坤的虐欲,不停的用自己的上牙在柳淑细嫩的脚心
上狠狠的刮着,柳淑的惨呼已经严重变调,似乎连喘息都无法衔接上一般。
  吕坤放下柳淑的玉脚,又抬起柳淑的另外一只玉脚如法炮制,似乎柳淑的惨
呼声在他听起来是如此的动听。
  「求求……你……绕了……我吧……我……受不了……了……求你……了…
…啊……啊啊……救命……救命……」柳淑惨呼着,哀求着
  张泉看着下面妻子的惨状,不禁落下泪来,他很矛盾,即心疼妻子,又渴望
继续看下去。
  妻子的声音已经有些嘶哑,身上的力气似乎被抽干了一般,浑身已经被汗水
湿透,包住头发的白色毛巾已经散落,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脸上显得是那样的凄
美。
  吕坤终于放下了柳淑的双脚,张泉看到自己的妻子那纤绣的双脚脚心被吕坤
上牙划得的一片通红,细嫩圆润的后脚跟上面有个深陷的牙印,一只脚跟已经有
些发紫,雪白的脚面被吕坤舔的到处都是口水。
  张泉看到吕坤抬起头来看向屋顶,吕坤的眼神似乎可以透过木板看到自己,
那眼神中充满了蔑视,还带有一丝挑衅。
  吕坤岔开双腿靠坐在床里的被垛上,抱过柳淑已经软绵绵的身体,让柳淑光
滑的后背靠在自己干巴巴的前胸上,伸手掐着柳淑的雪白下巴把她的脸向后扭向
自己。
  「你这个……畜生……你……真是……禽兽……不如……」柳淑断断续续的
咒骂着,看向吕坤的眼神充满了仇恨。突然眼神又是一片黯然,自己的丈夫,她
现在终于明白了自己丈夫眼中的那种不安,彷徨,恐惧,那种忧郁,她终于明白
了丈夫为什么想阻止自己和他一起回来,她似乎也明白了丈夫眼中的那种抗拒和
挣扎,「我可怜的老公,你的童年是怎样熬过来的,我的老公,我可怜的老公。」
柳淑心中还在惦念着张泉,她无法想象张泉过的是一个怎样的童年。
  「老公,老公,可怜的老公……」柳淑心中不停的念叨着。
  「怎么样,我的好儿媳,是不是以前从来没有这样享受过。」吕坤看着柳淑
淫贱的笑着,口中的酸臭熏的柳淑眉头直皱。
  「你要……干什么?」柳淑抬起酸软的手臂想要去阻挡。
  「来好儿媳,让老爹尝尝你的小嫩舌。」吕坤撅着大嘴已经对着柳淑的小嘴
凑了过来。
  「不要……不……要……」柳淑酸软的手臂胡乱的拍打着,脸上满是惊恐,
纤细的小手把吕坤花白的头发抓的一片乱糟糟的。吕坤毫不在意,乱糟糟的花白
脑袋就像个活鬼冲着柳淑的红润小嘴探了过来。
  「嗯……」柳淑嘴中发出一声闷哼,眼睛睁的大大的,吕坤嘴中恐怖的味道
熏的柳淑马上就要窒息了。
  张泉向下看着,自己的妻子被反抱着坐在吕坤的怀中,干黄的大手扭着妻子
的小脸,一张臭嘴已经哏住自己妻子那红润的双唇使劲的吮吸着。妻子的小手在
吕坤的花白头发上胡乱的拍打着,「滋咂,滋咂……」的声音传了过来,张泉看
到妻子的下嘴唇被吕坤嘬的拉长了起来,那红润的下唇在吕坤嘴里就像一粒美味
的糖果被「吸溜,吸溜……」的吃的津津有味。
  吕坤另一只搂住自己妻子腰部的大手向上抬起,张泉看到那干黄的大手已经
把自己妻子的艳红乳罩向上抬了起来。妻子一双圆润,挺拔的酥乳颤抖的弹跳了
出来。干黄的大手在妻子的双乳上左右的来回的揉捏着,那白腻的乳肉被揉捏的
变成各种形状,发黄的手指捏住妻子的一粒粉红色的乳头来回的搓捻着,酥麻的
感觉使自己的妻子鼻子中发出一声轻轻的「嗯嗯」声。
  「吸溜,吸溜……」的声音不绝于耳,张泉看到吕坤已经把自己妻子红润的
小嘴全部裹在大嘴中用力的吮吸着。妻子的双眼紧紧的闭着,眼角满是泪痕,圆
润的下巴被抬得高高向上扬起,雪白修长的脖颈上的两条动脉被绷的笔直。妻子
的一条手臂被吕坤的身体别到了身后,另一只小手无助的抓着吕坤揉捏自己乳房
的大手。
  「啊……」柳淑大口的喘着气,她不知道自己的双唇被这个老畜生吮吸了多
久,似乎时间已经停止了一样。双唇已经麻木,失去了知觉,胸口的乳房被攥的
生疼。
  吕坤放开柳淑的乳房,伸手探到柳淑后背解开了乳罩的搭扣,然后一把扯了
下来。吕坤把柳淑的身体向上抬了抬,低头把柳淑的一粒粉红的乳头哏进嘴中,
那娇嫩的乳头有种入口即化的感觉,吕坤用舌尖在乳头上一边舔舐,一边吮吸。
  「啊……」柳淑用手无力的推搡着吕坤的花白脑袋,自己的乳房只有自己最
爱的丈夫吮吸过,丈夫的吮吸是那样的轻柔,充满了爱意,丈夫总是小心翼翼的
把自己的乳房当作宝贝,在自己的感知中自己的丈夫似乎对自己的乳房有一种对
母亲般的依恋。
  张泉往下默默的看着吕坤在吮吸自己妻子的乳房,他知道自己妻子的乳房是
多么的美丽,那如绸缎般滑腻的皮肤,那柔软的触感,那如樱桃般娇嫩的乳头,
张泉每次抚摸吮吸自己妻子的乳房时就会有一种回家的依恋感,那就像一个避风
港让张泉把自己的脸颊埋在其中久久不愿出来。
  「啊啊……」一阵痛苦的呻吟声传进张泉的耳中,只见吕坤已经把自己的妻
子压在了身下,褶皱的身体跨骑在自己妻子的紧致小腹上,那花白肮脏的脑袋深
深的埋在妻子温柔的避风港中,那温柔的避风港正在遭受着肆虐。
  张泉看到吕坤两双有力的大手紧紧的攥住了妻子一双酥乳的根部,丰满的乳
肉被攥的向上凸起,娇嫩的乳头直愣愣的挺立着。因为疼痛,妻子的双手在吕坤
的头上胡乱的拍打着,但是那轻微的力量就像是在给吕坤抓痒痒。
  乳房滑腻的触感激发了吕坤对美好肉体的虐欲,吕坤双眼血红的看着自己双
手中已经被自己捏变了型的乳房,紫红的舌头伸了出来,粗糙的舌面在挺立的乳
头上刮擦着,那娇嫩的乳头随着粗糙的舌头左右的摆动着,雪白的乳肉上到处都
是黏黏的口水。
  柳淑无法想象自己最珍爱的乳房会被如此的玩弄,那粗糙的舌面舔过乳头使
她有中直入心尖的麻痒,双手无力的捶打也显得无济于事。那麻痒的感觉让柳淑
的眉头紧紧的皱着,小嘴微涨,两排雪白的小牙紧紧的咬在一起。
  乳头被吕坤吮吸进嘴里,「咂,砸……」的声音伴随着麻痒传进了柳淑的心
尖,柳淑既感到羞涩又感到愤恨,「砸,砸……」的声音传进张泉的耳中刺激着
张泉的神经,张泉的下体在木板上狠狠地耸动着。
  吕坤侧过头来用自己的后槽牙感受着柳淑乳头的柔软感觉,后槽牙开始轻轻
的咀嚼柳淑娇嫩的乳头。
  「啊啊……你……不要……你……变态……啊啊……疼……疼啊……老公…
…救我……」柳淑惨呼着,娇嫩的乳头如何经得起牙齿的咀嚼,那敏感的神经刺
痛的柳淑浑身又冒出细密的汗珠。
  柳淑凄惨的呼声使张泉瞬间有些清醒,望着下面痛苦的的妻子,张泉停止了
下身的耸动,用头使劲的撞起木板来。
  「咚咚……」的声音从屋顶传来。吕坤松开嘴中的乳头,看着身下柳淑痛苦
的面容。柳淑也停止了痛呼声,呆呆的望着屋顶的隔断,柳淑心中恍然大悟,那
屋顶哪里有什么老鼠,分明是自己的丈夫,「咚咚」的声音是在提醒自己有危险,
现在的「咚咚」声分明是看到自己的妻子被蹂躏而痛苦不堪。
  「天啊……」柳淑凄惨的喊着,一切美好都不存在了,从天堂坠入到地狱只
是一瞬间的时间。
  「老公,老公对不起,我已经不是你那个纯洁的妻子了。」柳淑在心中凄惨
的呼喊着,嘴中也在断断续续的说着,「老……公……老公……对不……起……
唔唔……」柳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滑落下来。
  「嘿嘿,我的好儿媳,看来被你发现了,那你就好好的体会一下,在你心爱
的丈夫面前被你老爹玩弄的感觉吧。」吕坤残忍的说道
  「你……这个……畜生……禽兽……猪狗不如的……东西……」柳淑愤恨的
断断续续的骂着
  「骂的好骂的好,我就是畜生,我也知道我是个禽兽,但是我得到了我想要
的,你知道张泉老妈是怎么死的吗。我气死张泉老爸,强娶张泉老妈,然后活活
的糟蹋死她,现在轮到你了,我的好儿媳。」吕坤那狰狞的面孔,就像地狱走出
来的恶鬼。
  「天哪……畜生……」柳淑无法相信世间有如此残忍的事情发生,柳淑用尽
全身的力量扭动着
  「老公……老公……我可怜……的老公……」柳淑无用的扭动着身体,痛苦
的眼睛望向屋顶的破洞
  张泉已经泪流满面,「我是什么。我也是禽兽吗,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
老天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
  「啊……」下面传来妻子凄惨的痛呼声,张泉向下望去,只见吕坤双手还在
紧紧的攥住自己妻子的双乳,因为用力,娇嫩的乳肉已经有些发紫,散乱花白的
脑袋在自己妻子紧致的雪白小腹上大口大口的一下一下的撕咬着,那疯狂的样子
就像要把自己的妻子生吞活嚼一样。
  「啊……畜生……啊……疼……疼啊……畜生……」柳淑还在痛苦的挣扎咒
骂着。
  吕坤的身体逐渐向下,只见双手抓住柳淑艳红的内裤裤边,双手一用力,就
听见「吱啦……」一声,那曾经代表张泉柳淑一生幸福的喜庆的红色内裤被撕碎
了开来。吕坤一把拽掉内裤胡乱的扔在一边,别人的幸福在他的眼里一钱不值。
  柳淑还在无用的胡乱的怕打着,突然她听到了布片的撕裂的声音,紧接着她
感觉到自己的大腿被野蛮的向两边大大的分开。
  「天哪……天哪……呜呜……呜呜……」柳淑知道自己的丈夫一定就在屋顶
向下看着自己的妻子而无能为力,而自己身体上最宝贵的地方已经在自己心爱的
丈夫面前被那个丑陋的老头强行的看着。
  柳淑不敢面对自己的丈夫,甚至连屋顶的窟窿都不敢去看,她费力的抬起自
己的双手盖住自己的双眼,轻轻的哭泣着,「呜呜……呜呜……嗯……」柳淑突
然雪白的牙齿咬在了一起,她感觉到有两只干枯的手指剥开了自己娇嫩的阴唇,
一股凉飕飕的空气浸透在自己鲜嫩的穴肉上。
  一股悲愤涌上柳淑的心头,那自己最珍贵的地方啊,那只属于自己心爱丈夫
的地方啊,柳淑感觉一片滑溜溜的水蛭一样的东西滑过自己的穴肉,接着自己的
阴唇上传来被吮吸的感觉。柳淑费力的抬起头看了一眼,只见吕坤那散乱头发花
白的脑袋正在自己的胯间来回的摆动着。柳淑的头又重重的落了回去,「呜呜…
…天哪……爸……妈……你们……在那啊……快……救救……我啊……」柳淑无
助的喃喃的呻吟着。
  妻子凄惨无助的哭声传入张泉的耳中,张泉看到那吕坤的脑袋在自己妻子雪
白的胯间来回的转动着,那老禽兽的嘴中还传出来「吱溜,吱溜,雪,雪」的声
音,张泉知道那老禽兽在吸吮自己妻子鲜美的穴肉。张泉知道自己的妻子那娇美
的阴穴有多鲜美,张泉太爱自己的妻子了,自己妻子肉穴中晶莹的肉汁是那样的
充满淫靡的味道,张泉丝毫感觉不到有一点腥涩的味道。
  「吱溜吱溜,雪,雪……」吮吸的声音还在继续,张泉看到自己妻子的双腿
已经被那老畜生高高的抬了起来,修长雪白的双腿向着屋顶微微的蜷曲着,雪白
的脚面随着老畜生脑袋的摆动而轻微的抖动着。老畜生把自己妻子的双腿更加用
力的像两边扒开,张泉能看到那老畜生的发黄手指剥开自己妻子的阴唇,那晶莹
的穴肉显露了出来,老畜生用自己那紫红的舌面在那上面深深的舔舐着。
  「吸溜吸溜,啊,吸溜吸溜,啊……」张泉能听到老畜生喉咙中吞咽自己妻
子鲜美肉汁的声音。
  一股欲火不受限制的蔓延到张泉的全身,张泉的阴茎大大的肿胀着,下体在
木板上使劲的疯狂的耸动着。
  「吸溜吸溜……」吕坤也不知道自己在柳淑的肉穴上吮吸了多久,那美丽女
人身上特有的淫靡气味使吕坤久久的沉迷于其中。吕坤终于放下柳淑的大腿,抬
起头来,柳淑雪白的大腿根中间亮晶晶一片,娇嫩的阴穴被吕坤长时间的吮吸舔
舐而显得更加的红润。吕坤再次扒开柳淑的两片阴唇仔细的看着,阴道还是那样
的窄小,穴肉带着微微的皱褶晶莹剔透,肛门红红润润的很娇嫩,在阴道的上方
有一个像鱼嘴一样的小嘴,吕坤知道那是女人尿尿的地方。吕坤轻轻的剥开那个
小嘴,小嘴就像可爱的金鱼小嘴一样嘟了起来。吕坤抬头看看柳淑,柳淑因为羞
愤而有些全身泛红,双手轻轻的捂着自己的脸颊还在轻轻的哭泣着。
  吕坤放开柳淑的大腿翻身下地,来到餐桌旁,在餐桌上拿起一根筷子。
  「这个老畜生要干什么?」张泉惊恐的看着吕坤拿起一根筷子翻身上床。只
见这个老畜生把筷子叼在嘴中,背靠着被垛坐了下来,然后抄过自己妻子两条修
长大腿拖了过来,妻子也不知道这老畜生还要干什莫,身体也在本能的轻微挣扎
着。
  吕坤拖过柳淑的身体,让柳淑光滑的后背紧贴在自己的小腹上,柳淑圆润的
屁股正顶在自己的胸口处。吕坤掰开柳淑修长大腿,让柳淑的胯间正对着自己的
下巴。柳淑两条修长大腿因为无处借力,而向下奇怪的蜷曲着。
  柳淑现在只有肩部和脑袋还躺在床面上,整个后背被弯曲着贴在吕坤的小腹
和前胸上,双腿因为无处借力而向下蜷曲着,弯曲的身体使柳淑有些喘不过气来。
柳淑这个角度刚好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大腿被吕坤像两边大大的分开,自己的
肉穴被看的清清楚楚。
  「你要……干……什么?」这种姿势使身为老师的柳淑极度的羞耻,柳淑双
手在吕坤两边的大腿上无力的拍打着。
  「干什么,我的好儿媳,老爹今天让你舒服的升天。」说完,取下手中的筷
子,用一只手的两个指头分开柳淑娇嫩的阴唇,一只手掐着筷子,把那筷子正对
在柳淑那柔弱的像金鱼小嘴一样的尿道口上。
  「啊……你……这个……变态……你……要干……什么……」柳淑这个角度
从下至上正看个清楚,柳淑惊恐的断断续续的尖叫着。
  吕坤嘿嘿的淫笑着,一手扒开柳淑的阴穴,另一只手已经轻轻的捻动筷子头,
筷子头已经开始陷进柳淑的尿道口中。
  尿道口中传来的刺痛使柳淑调动全身的力气挣扎着,但是毫无用处,柳淑看
着那筷子一点一点的没入自己的尿道口中,口中发出无助又恐怖的尖叫声。
  张泉看着下面的一幕,无法相信,自己妻子的尿道竟然还可以被玩弄。张泉
感觉到自己的全身血液在上涌,呼吸在加快,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下面被吕坤残
忍玩弄的妻子,阴茎中有种呼之欲出的冲动。
  吕坤开始上下轻轻的抽动手中的筷子,柳淑的叫喊已经有些嘶哑,眼泪顺着
娇嫩的脸颊滑落到床单上。吕坤毫不怜香惜玉,整只筷子被吕坤渐渐的旋转着插
入柳淑的尿道口,只剩一个小头。柳淑感觉自己的膀胱都要被插穿了,粗涩的筷
子磨的尿道口的细嫩肉壁火烧火燎的疼痛。
  「你……这个……魔鬼……变态……谁来……救救……我……老公……爸爸
……妈妈……呜呜……呜呜……」柳淑凄惨的哭泣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柳淑突然嘴中发出更为凄惨的喊
叫声。
  只见吕坤把筷子抽出了一块,用手攥着开始上下快速的像捣蒜一样狠狠地抽
插了起来,柳淑膀胱中的尿液开始随着筷子的抽插从尿道口中飞溅了出来。飞溅
出来的尿液,溅进了吕坤的嘴里,也溅到了柳淑的脸上。柳淑的身体开始不有自
主的痉挛,脸色开始苍白,已经不在呼喊,似乎已经昏迷了过去。
  吕坤一阵猛烈的抽插,然后狠狠地拔出筷子,柳淑雪白的屁股和大腿一阵狠
狠的痉挛,晶莹的尿液随着雪白屁股的痉挛而一股一股像喷泉一样喷了出来。晶
莹的尿液顺着柳淑的小腹向下流着,晶莹的尿液喷到了柳淑丰满的酥乳上,喷到
了柳淑凄美的脸颊上。
  尿液还在一股一股的向上喷着,雪白的屁股还在一下一下的痉挛着,吕坤张
开自己那紫红的大嘴,一口包住了柳淑还在喷尿的阴穴,然后大口大口的吮吸着,
喉咙中发出「咕隆咕隆……」吞咽的声音,吕坤竟然在吮吸着柳淑的尿液。
  「这就是我想要看到的吗?」张泉内心痛苦的问着自己,看着下面被凄惨玩
弄的妻子。张泉知道自己是多么的爱自己的妻子,他是那样的依恋于她,可是为
什么眼前妻子被玩弄的凄惨景象却如此的刺激着他的神经,那种让人全身热血沸
腾的感觉甚至高于他与妻子做爱的欲望。
  「我怎么了,我怎么了?」张泉不停的问自己,内心深处那种不可抑制的欲
望就像一个狰狞的魔鬼在撕咬着自己脆弱的灵魂。张泉痛苦不堪,泪流满面,内
心的挣扎更痛苦于肉体的挣扎。
  吕坤还在柳淑的肉穴上吮吸着,柳淑臀部的痉挛已经渐渐的平息,吕坤还在
细细的吮咂着柳淑那尿道中淡淡的青涩味道,吕坤吮咂的是那样的津津有味,柳
淑的尿道口中已经不在分泌尿液,似乎柳淑全身的液体已经被吕坤吮吸的干净。
  吕坤把柳淑的阴穴用力向两边剥开,那粘稠的汁液让吕坤深深的痴迷,「滋
咂滋咂」吕坤细细的舔舐慢慢的品尝,出现了一丝难得的温柔。
  柳淑渐渐的恢复了清醒,她已经全身没有一丝的力气,她睁开眼睛默默的看
着吕坤舔砸着自己的肉穴,脑中一片空白。
  吕坤终于抬起了嘴巴,柳淑的身体就像面条一样在吕坤的身上软绵绵的滑落,
尿道口中的疼痛使她无法闭合上自己的双腿。
  吕坤抹了一下嘴角的粘液满足的哈哈淫笑着,「好儿媳,老爹让你爽完了,
现在该轮你老爹爽爽了。」
  吕坤跪起身来,把柳淑软绵绵的娇躯翻了过去。柳淑已经没有办法挣扎了,
虽然知道吕坤接下来要坐什么。
  张泉向下望着,吕坤已经把自己的妻子翻成面朝下趴在床上的样子。妻子丰
韵的屁股高高的坟起着。
  张泉看到那老畜生伸出那恶魔一样的干巴巴的手爪在自己的妻子雪白的屁股
上用力的揉捏着,接着那老畜生分开了自己妻子的双腿,又使劲的掰开妻子那两
片雪白的臀肉,身体向前蹭了蹭,丑陋的大肉棒顶在自己妻子臀部中间的肉缝上。
张泉知道自己的妻子马上就不在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了。
  柳淑感觉到自己臀间肉穴里已经有一根粗大的肉棒在向里面挤压着,柳淑知
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她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就算还有气力又能如何,没有人会来
拯救自己的,不会有奇迹的,影视中的奇迹在现实中是不会存在的。肉棒在继续
的深入,柳淑咬着牙,喉咙中发出轻微的「嗯嗯」的声音。
  「啊……」柳淑禁不住痛呼了一声,吕坤把全身的力量都施加在柳淑的臀部
上,上身向下一砸,胯间猛的用力,整根大肉棒就没进了柳淑那窄小的肉穴中。
  吕坤开始缓慢的一下一下的抽插,柳淑的肉穴中传来一阵「卟滋卟滋」的声
音,吕坤逐渐的加大了力度,狠狠地上下砸着,柳淑丰满的臀肉被砸的不断的乱
颤,乌黑的大卵蛋拍打在臀肉上发出「啪,啪,啪」清脆的声音。
  柳淑知道自己彻底完了,她想起了丈夫和自己做爱时的温柔,丈夫知道自己
的阴道窄小怕疼,每次都是小心翼翼直到自己适应了才开始缓缓的抽插,从来不
会像这样的野蛮。
  「啊啊……」柳淑一阵轻轻的呻吟,吕坤已经开始极速的抽插着,阴道中的
胀痛打断了她的回忆。
  「啪啪啪啪啪……」速度越来越快。
  张泉看到吕坤搂住自己妻子的胯部,强迫自己妻子跪在床上,因为妻子已经
毫无力气,上半身还贴在床上,两条大腿在吕坤的搂动下勉强的跪着,这样的姿
势使自己的妻子屁股翘的更高。吕坤叉起双腿,跨站在自己妻子的屁股中间,大
肉棒深深的插进了自己妻子的肉穴之中。吕坤双手抓在自己妻子的胯间开始极速
的抽插起来。妻子无力的身体随着抽插前后的耸动着。
  「啪啪啪啪啪……」又是一阵越来越快的耸动,「啵」的一声吕坤抽出大肉
棒,大肉棒怒挺着,还在微微的震颤。张泉看到自己的妻子软绵绵的躺了下去。
  「怎么,这就受不了吗,像个死人一样。」吕坤恶狠狠的说着,然后双手托
着柳淑的胯间,把柳淑倒提了起来让柳淑脑袋向下,胯部向上,死死的摁在被垛
上。
  吕坤分开柳淑的双腿,柳淑的双腿无处借力,像两边弯曲着。吕坤伸出两根
手指伸进柳淑窄小的阴道,窄小的阴道夹的吕坤手指一阵生疼,吕坤一阵发狠从
上至下狠狠地掏挖起来。
  「啪啪啪啪……」一阵极速的掏挖,肉汁随着掏挖而飞溅而出。柳淑的喉咙
中终于又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呻吟
  「你……你……这个……魔鬼……」柳淑气若游丝的断断续续的骂道。
  吕坤甩手把柳淑仰面朝天的狠狠扔到床上,「终于又有点感觉了,妈的小娘
们,干死你。」说着跪在柳淑的双腿间,抬起柳淑的一条大腿放到自己的肩膀上,
把另一条大腿像一边大大的分开,身体向前一挺只听「卟滋」一声,大肉棒全根
没入。
  张泉向下望着自己的妻子被狠狠的操弄,身下阴茎已经不受控制的想要射精,
只见吕坤下身狠狠地挺动着,妻子那雪白的身躯随着挺动而来回的摆动,凄美的
脸颊上满是泪水,双手因为羞愤而紧紧的抓着床单。
  吕坤的速度又开始加快,「啪啪啪啪啪啪……」的声音清脆而快速,妻子的
嘴中也随着快速的抽插而发出一阵「啊啊啊啊……」的呻吟声。
  「怎么样,我的好儿媳,是不是舒服了?」吕坤羞辱着柳淑说道,接着把抗
在肩膀上柳淑的大腿握在手里,柳淑那雪白的脚面随着抽插在吕坤面前抖动着,
随着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吕坤张开大嘴对着柳淑那圆润的后脚跟狠狠的一口咬
去,‘啊……「柳淑凄惨的痛呼着。
  「嗯,啊……」张泉看着下面的景象,随着自己妻子的一声痛呼精液终于不
受控制的射了出来,一股一股,张泉感觉自己射了好多,一种从来没有的舒畅感
蔓延到全身。
  好久好久,下面抽插的声音还在继续,妻子还在微微的痛苦的呻吟着。
  张泉渐渐的有些清醒,他慢慢的翻过身来,仰面朝天,痛苦的哭声透过嘴上
的胶带穿透了出来。「我是什么,我还是人吗。」张泉感觉自己越来越混乱,越
来越痛苦,他已经无法看清自己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下面随着吕坤的一声闷哼,终于安静了下来。张泉翻过身
来向下看着,自己的妻子已经面无表情,双眼呆呆的望着前方。凌乱的头发胡乱
的披散在脸上,两条修长的大腿因为过分的玩弄已经无法并拢,那分开的肉穴中
缓缓的向外流着黏糊的浓精。
  蹂躏终于结束了,可是张泉知道这只噩梦的开始。因为自己的心魔而葬送了
自己和妻子的一生的幸福,已经没有办法弥补了。
  「一定要把妻子救出去,就算自己去死,一定要杀了那个老畜牲。」张泉平
生第一次有了杀意。